切换到宽版
  • 1704阅读
  • 0回复

北京日报社10名干部下沉社区 组织上千居民核酸检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深圳网页设计

      入户张贴居家隔离告知书、收取告知书进行统计、维持核酸检测现场秩序、查验出入证、核查居民行程、北京最新政策宣讲解读……郭焱、于忠民、全晓峰等10位北京日报社干部已经变身社区工作者一周了。他们分别下沉到北京五个高风险地区之一的丰台区新村街道桥梁厂二社区及优筑社区,参与了基层防疫工作,更真切地体会到防疫任务的艰巨和社区工作者的不易。“社区防疫工作十分繁杂,在有确诊病例的社区困难更是超出我们的预期,但我们是党报工作者,一定会把严谨、不怕吃苦的作风带到这里,一定会坚持到街道降为低风险的那一天,为当地居民尽一份力。”不少下沉干部这样说。
      

      

      
      “这些都是桥梁厂二社区下午要做核酸检测居民的资料,部分去过或是途经新发地的居民都是通过摸排或是大数据筛查出来的。马上就要组织居民再次核酸检测了,要保证居民一个不落全部检测。”北京日报物资处干部何丽说。
      
      人员核查工作正在进行,郭焱拿着登记表走出了社区。“刚刚下发的通知,社区内的居民凡是去过或是途经新发地的都要上交出入证。我的任务是66户,要收近200张出入证。”
      
      “您好,接到通知,您的出入证需要上交,暂时还不能出社区。”对于这一变化大部分居民表示理解,但也有部分居民心存担忧。“那是不是不能出门买菜了?我家每天的垃圾怎么办?”“您放心,我们会协调社区菜站为您送上门,垃圾问题,我们协调物业处理。”下沉干部的回复让大家放了心。
      
      从下午一点半到五点半,郭焱敲开了40余户居民的家门,回收出入证上百张。因为是老旧小区,没有电梯,这几百层楼梯爬上爬下,体力上真是有点吃不消。站在楼下,他把两层口罩拉开一个缝,喘着粗气,而衣服早已湿得贴在了身上。“今天先到这儿了,马上要带领居民再做检测核酸了,剩下的20户,明天继续。”
      

      
      社区办公室的地上摆放着方便面、自热米饭、矿泉水……旁边的活动室内五张简易床是他们临时休息的地方。“一天至少要快节奏忙碌十个小时,中午就在简易床上稍微歇会儿,一日三餐也都在社区。我们做好持久战的准备了。”北京日报下沉干部、照排车间员工刘悦说。
      
      居民信息要反复核实
      
      检测前一个小时,北京日报下沉干部、北京商报社活动部李想将自己负责的居民信息全部核实完毕。20张表上,他给去过新发地的居民做了详细标注。去市场的时间、进了哪个批发大厅、有没有买东西,原本洁白的表格被他写得密密麻麻。“社区距离新发地非常近,大量居民经常去买菜,所以在市场的具体行程我们都要掌握。”李想说。
      
      “您好,我是社区的下沉干部,之前您去过新发地,想再问一下您去的哪个交易大厅?什么时间去的?是否买了东西?”李想再一次拿起了电话。
      
      “我是去了,当时没进交易大厅,就逛了一圈。”电话那头的居民有点儿不耐烦。
      
      “从最开始只问是否到过新发地,到现在要掌握具体行程,这是社区对我们的要求。虽然一位居民的电话反复打了好几次,但这是基层防疫所必要的。”李想说。
      
      除了核查信息,李想还要应对居民的“抱怨”。“都是正在居家隔离的,有的想上班,有的不理解。我只能给他们解释现在的情况,更多的是去倾听。”李想认为,北京的疫情风险从三级重回二级,而且新村街道又成了高风险,不少居民的心中难以接受。
      
      “我以前没接触过这些工作,刚开始还挺害怕的,不知道怎么说。好在居民们没有过激的语言,本想着安慰他们几句,但是他们更需要倾听,所以我会耐心地听他们说完,然后叮嘱他们注意防护。”接了多少倾诉电话李想也数不清了,但是他对居民的想法感同身受,“我撑得住,愿意为他们做点事儿。”
      

      
      工作现场配合默契
      
      “下午5点在街道办事处门口集合,带领居民分批次进行核酸检测。”接到通知后,日报的下沉干部戴上了N95口罩、护目镜、防护服等防护设备,从头到脚全副武装不到3分钟。“下午有一千多居民要进行核酸检测,分五批,估计要忙到晚上了。”郭焱说。
      

      

      

      

      
      下午5点半,天气闷热,防护服穿了不到一小时,站在郭焱身边就能听见他的喘息声。防护服内早已被汗水浸湿,他无数次想解开拉链整理一下衣服,但还是忍住了。“这衣服穿上就不能脱,里面实在痒得不行了,就隔着防护服挠挠吧。”站在场外的刘悦也不轻松,为了让检测离场的居民尽快找到他,刘悦选择站在阳光下的显眼处。“我能感觉到全身都在流汗,衣服和裤子早就变成紧身的了,实在忍不住就换个姿势站着,但是不能离开这里。”
      
      半个小时后,郭焱、刘悦带着第一批检测的居民离场,而何丽和李想带领的第二批居民进入检测现场。将第一批居民送到家中,他们又组织第三批居民检测,直到五批上千名居民全部检测完毕,回到社区时已是晚上8点。
      
      穿防护服简单,脱下来就没那么容易了。“脱的时候从里往外,不能让外面的污染面接触垃圾袋和回收人员。”三个小时,防护服已经紧紧贴在皮肤上,脱下的瞬间更像给大葱去皮。郭焱的黑色短袖上满是汗碱、刘悦的浅色衬衫已经将他包裹、何丽的头发也贴在了脸上。社区工作人员递来的矿泉水,他们一口就灌下了。
      

      
      测量体温、查验出入证,督促物业人员提高检查和服务意识,向小区居民宣传防疫常识,为小区内居家观察人员送快递、扔垃圾等就是于忠民他们每天的工作。于忠民说:“目前社区已经为5000余名居民进行了核酸检测,均为阴性。总体来说,卡口防控和人员摸排是我们的重点工作。”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